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热门搜索:
欢迎您,牛牧童 的忠实网友, ,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南韩血战记【视频】- 过年的味道 舌尖上的春节-泾渭涛声

南韩血战记【视频】- 过年的味道 舌尖上的春节-泾渭涛声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超过 110 人围观
【视频】| 过年的味道 舌尖上的春节-泾渭涛声
春节快乐,恭喜发财!


说到熬菜,就勾起了我小时候过年的回忆。我们家属于山区,靠天吃饭,十几亩薄田,供养了我们三个上学,一家五口吃喝拉撒以外,还是很穷,刚开始,吃红薯面和白面一起蒸的花馍,看见谁家天天吃白馍,就特别眼馋。一年到头,虽然一家之主的爸爸爱吃肉,也常常去乡里割肉,但还是吃不了几顿肉,也就是过节过生日才吃,过年是吃肉的密集时间段。我记得有一年我和爸爸一起去割肉,五块钱一斤,我爸一下割了30斤,还买了两个大猪头,一堆猪下水。给我惊讶的,觉得日子是不过了吗?要把家里吃穷。后来我们自己养猪,留一头不吃猪饲料陈拓宇,只吃农家草料,过年长到一百多斤,不超过200斤,年前托人宰了,卖一部分,给爷爷奶奶20斤,自家留一部分,杀猪的一刀从脖子下去,接了满满一盆猪血,用烧火开水慢慢浸,浸得一盆猪血,切成大方块,谁来家里,直接上手就拿着啃。猪肠子爸爸清洗的超级干净,一边扎上绳子,一边大口用来填上红薯粉,肥肉,葱姜蒜末和调料,最后扎口,煮熟晾挂起来,变成我最爱吃的纯正手工灌肠,那灌肠自有一番滋味,比现在成批机器调制的纯肉灌肠都好吃。五花肉切成大方块,扔大铁锅里烧火慢慢煮,里面还有骨头肉,八角茴香花椒桂皮,绑个袋子放进去,半小时,整个院子肉香四溢。五花肉用筷子扎扎,轻松扎穿,那就是熟了。里面煮好的骨头,大块的肉剔下来,一家五口围着火啃骨头,骨头肉最香,胜过其他。煮好的肉晾干放一个大竹筐里,肉汤不能倒,好东西,拿瓦罐装好,后面有妙用。猪头都是爸爸来收拾,用捅火铁棍烧红,把猪毛燎干净王春露,我爸干活细致不朽的园丁,直燎的一根毛不剩,猪毛被烧的蛋白质焦糊味,又是满满往鼻子里灌王山水,那叫一个酸爽。弄干净后,一个猪头分两半,另外开锅煮,煮熟照常晾干,当做过年凉拌菜来吃,通常会拌上腌好的芥菜丝或者芥菜片,再放上切好薄片的灌肠,吃一顿用家里芝麻酿的小磨香油调好,这个凉菜在我们老家,比芹菜拌花生这种经典凉菜搭配更经典。
过年前除了炸豆腐,炸红薯片,炸花生,还有一种必备传统美食,我妈靠着这一招,给我们了妈妈的味道。说到这里,瓦罐里的神秘猪肉汤嘉宾,作为这道美食的点睛之笔,噔噔蹬蹬,隆重登场了。那就是郭家美食---油炸素肉西游艳记,做法如下:萝卜切片煮熟,晾凉,拿布包好拧干,切碎,瓦罐面盆里倒上红薯粉面,放进碎萝卜,倒入少量猪肉汤,盐作料放好,碎姜放进去,最好不放葱和蒜,炸了以后会发苦。一切放好,下手抓,抓到能拍成片的程度,水多太稀,加红薯粉,水少太干加肉汤。用手拍片后丢进油锅,翻面炸熟,拿出来以后,趁热吃,外面焦香,里面软滑,加上肉汤的香味,那滋味,没吃过的人不明白,我现在写着,嘴里已然生津。我们一家吃的速度远超做熟的速度,一人三四块吃进去,才减慢了胃口的速度,做好依然是晾好,放进大竹筐里,和煮熟的猪肉,炸豆腐等,团聚在一起,等待一块块被吃掉。

家里早早囤积了白菜,地里挖了菠菜黄金角蛙,煮好晾好甚至切好了海带条。属于猪肉炖粉条的登场时间到了。我妈拿小筐装一块煮好的五花肉,三块炸豆腐,三块炸素肉,半棵白菜,一把海带,我择好淘洗了菠菜南韩血战记,一切准备妥当,开始。倒油,煸炒五花肉片,炒至焦香而不腻的程度,倒入海带,翻炒两下,倒入切成长条的炸豆腐炸素肉,然后瓦罐打开,加入煮肉汤一勺,加水,宜多不宜少,粉条吸水易粘锅,水多加长时间熬,汤浓味好。放入已经用开水泡过的粉条,铺上白菜,黄杏初盖上锅盖焖煮,最后加入菠菜,浸入沸汤,半熟即可。这才叫“熬”,这里念二声。期间加上盐和作料,大约十分钟林西天气预报,出锅。盛上满满一碗熬菜,肉片劲道,香而不腻坂井三郎。海带腥鲜,排毒宜肠道,炸豆腐条吸满了浓香汤汁,有嚼头又有豆腐香,炸素肉是另一种软滑筋的口感邪破,比之刚出油锅有所不同。白菜当然是百搭,依然清香脆甜。菠菜有一种甜甜涩涩的口感,最好有一部分菠菜根,营养就更全乎了。这一锅,红白的肉,棕黄豆腐,赭色素肉和海带,青白的菜泛小滥,色香味营养俱全。真的是比满桌子的炒菜更让人吃的舒服,吃的热乎。

当然,小孩子的时候,没有这样的觉悟,听中年的爸妈说熬菜最好,觉得是怕麻烦的借口和托词,何况好多年我家都没有盘子,更不知道满桌佳肴是怎么做的,就靠着一锅锅熬菜孟氏家谱,招待来家的亲戚客人,吃完熬菜,锅里还煮好了大米加蜜枣汤,配上芥菜猪头肉和椭圆的灌肠薄片,或者芹菜拌花生,一顿饭吃两顿的主食,也是够丰富多彩,一定让客人吃的捂着肚子说太饱。
我那时候常常羡慕和我妈同父异母的姨家,人家过年都是做一桌子菜,看起来很高级,所以串亲戚的时候,虽然我姨并不格外亲我们,我还是喜欢去她家。而我家呢,几十年如一日,就是熬菜和米汤,土的掉渣,难登大雅之堂。但现在我就知道了,那一粥一饭的温度,每一种食材背后的流程故事和汗水,远比铺张的浮华来的实在。吃了冷冷的一桌子放凉的炒菜,有时候厨艺不精,味道一般,回来的路上就会胃不舒服,就开始想念妈妈做的熬菜米汤天罗子,还得让妈妈给热一热中午的剩熬菜养养胃。况且这样简单的熬菜,连十几岁的我都可以在家做好招待亲戚,我爸妈就可以去到待我们最亲的姑奶奶家串门子,而不用担心家里的客人没人招待了。

过年的味道,其实就是家的味道,而家的味道,就是由父母创造的,子女们参与的,青春和年少的味道。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