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热门搜索:
欢迎您,牛牧童 的忠实网友, ,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厦门钨业股吧【视频】- 我们在日本泡了十几天温泉 玩儿-Yo总监

厦门钨业股吧【视频】- 我们在日本泡了十几天温泉 玩儿-Yo总监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超过 71 人围观
【视频】| 我们在日本泡了十几天温泉 玩儿-Yo总监
我在过去的三周里,每天都素颜,回家后惊觉皮肤竟然好了很多,这大概是这次假期的意外收获。
我和先生带着两个娃,在长野地区的温泉乡和滑雪场游荡了三周。我们每天除了滑雪,就是在泡温泉,要不就是在胡吃海喝,十分惬意。在Ski School断断续续泡了十天的五分,临走前已经可以从红色中级道上嗖嗖地滑下来了。我简直像个老母亲那样热泪盈眶,哦我本身就是老母亲永恒之眼入口。关于滑雪我打算单独展开再写一下,本篇的重点是泡澡。
众所周知,在日本泡温泉需要脱光,连一条毛巾都不能带进水里。在长野附近的温泉乡旅馆里,都有详尽的中英文小册子总结泡温泉的全步骤。用晏仔的语言简单总结一下:
1)脱光光
2)坐凳凳,洗香香
3)泡澡澡
4)擦干干
晏仔除了是世界比二冠军,还是说话叠字冠军,喜欢“亲大大”,吃饭饭,要抱抱,肚肚饿…就连抱着大雪球也能说是“大大球”。真是个吃可爱多大的小朋友(我微笑着摇头)。
野泽温泉乡的野温泉
我们在野泽温泉乡(Nozawa Onsen)呆了整整一周,每天晚上都泡温泉,滑雪的一身酸痛和疲惫都会被泡走。事实上,在野泽温泉住的温泉旅馆房间里根本就没有浴室,你必须去旅馆自带的大浴场洗澡、泡温泉。而野泽温泉乡的绝大部分日式旅馆都不带浴室的,因为温泉资源实在太丰富了,不泡可惜。
除了自己住的旅馆里供客人使用的温泉大浴场,野泽温泉还有大大小小的公众温泉,我把那些称之为野温泉。
如何野法儿。首先温泉浴场基本就是一个房子,左右两边男女宾分开,没有暖气,浴场全靠温泉的蒸汽保持温度。除了没有暖气,还没有洗发水沐浴露,也没有冲凉的花洒或者小板凳。进去基本就是一排架子供你放自己的衣物,一般会设有一个水龙头,打开是冰水。池子边还摆放了几个盆子,用来冲细身体。
其次温泉没有任何服务人员,全程自助,需要自带毛巾沐浴露等用品。更加没有收费制度,只在门口摆放一个木盒子,上面写着”赛钱“,大概是丰俭由人看着给的意思。
最后,温泉池子普遍都很小,大概就是家用浴缸4-5个那么大,需要错峰出行。比如说在饭点的时候泡澡,就相对比较少人。如果赶上在8-10点睡前高峰期,会遇到一池子赤裸相对的陌生人,也是非常尴尬了。
为什么我会这么清楚,因为我带着娃们体验过。好奇心是个好东西,不仅仅能害死猫,还能害死自己。

在野泽温泉乡飘着雪的夜晚,随处可见光脚穿着木屐和浴衣的人,他们一般头顶都散发着热气,面色红润地提着小篮子。穿着浴衣,外套,木屐,手提篮子,这些一般都是温泉旅馆提供的泡温泉装备。
大雪天光脚穿拖鞋多好玩儿啊,怎么可以不试一下。先生对这些新奇事物相当无感周佳纳,当我用高八度亢奋的嗓音问大家:“有谁想跟我去泡野温泉?”的时候,只有五分一个人积极响应了,而他甚至不知道野温泉是什么。
晏仔挺着小肚子躺在榻榻米地板上:“妈妈我想跟爸爸。”
我:“好的,再见。”
我带五分去我们下榻的旅馆的浴场先冲洗了一遍,换上浴衣冯溪,带着浴巾,穿上了木屐就出门走进茫茫风雪中。我全身雾气腾腾,走在-3度的下雪天并没有想象中刺骨,我心里想着,终于感受到了雪花绽放的气候,跟大儿子一起瑟瑟发抖。
一般来说我会让先生带俩娃泡澡,在伊豆箱根这些比较fancy的温泉乡,大多数都规定三岁以上的小男孩必须跟爸爸去男宾(单亲妈妈真的很不容易)。在长野附近这些比较接地气的温泉小乡村,4,5岁的小朋友跟着妈妈问题不大。而因为分工问题,我一般会带着晏,爸爸带五分。而野温泉是个例外,五分爸爸缺席了,我只能带着他去女宾。
我作为常年生活在深圳的人,可以说是很怕冷了。之所以有勇气穿拖鞋出来漫步雪地,是因为从旅馆步行去最近的野温泉只需要一分钟,过个小马路就到了。
我让五分投了几枚钱币到门口的木箱子里,他很乐意做这样的时期。我们推开门进去后定睛一看,发现池子里坐了大概四个人,岸边还有一个小男生在洗刷身体,是个日本小男孩,正拿着盆子往温泉里舀水出来淋身体,看起来动作很熟练,应该是这里的居民黄拙吾。
我立刻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因为如果现在回去,感觉我很嫌弃池子里的四位陌生人,我不能平白无故地伤害人家。如果就地脱光,硬是坐到陌生人旁边,也是很尴尬,我是要打招呼好呢,还是不打招呼。
日本人相对来说比较好相处,因为他们都习惯性地避免与陌生人的目光接触,在他们的文化里,跟陌生人有目光接触是很无理的事情。遇到热情洋溢的外国人,尤其是澳洲人最尴尬,要知道跟澳洲人同一部电梯他们都会主动跟你聊天的。所以澳洲人在日本简直就是热油锅里的水滴,天鹅里的鸭子,哈士奇里的柯基般的存在。
我试过跟一个澳洲人一起坐滑雪缆车,短短一段缆车的距离,下车之前我已经知道了他以前是工程师,现在是老师,儿子七岁,家住布里斯班,也是十分不见外了。穿着滑雪服聊天倒还好,赤裸相对挤在一个小池子里聊天,我实在有点放不开。
五分在喊冷,我果断决定脱衣服。大义凛然地先把自己脱光了,再给五分脱。室内虽说雾气冉冉,可是没有暖气,我瞬间就冷得起了鸡皮疙瘩。哆嗦着走到池子边,拿起小水盆舀水,手碰到水的那一刻就被烫到了。野泽温泉的水温一般是50-52度,对于我来说简直太烫了,更别提五分,他蜷缩着蹲在我旁边:“妈妈,用冷水,用冷水。”我只能笨手笨脚地在热水里加冰水,一不小心又加太多,倒在五分身上,他忍不住说:“妈妈,太冷了。”
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那个小朋友的妈妈泡在池子里,竟然对我们露出了慈祥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小朋友也好奇地看着我们,事实上,我余光感觉到温泉里的everybody都在用余光看着我们。人人都有好奇心,笨重的游客带儿子泡烫死人的野温泉很好看少年进化论啊,厦门钨业股吧换我我也会偷瞄的。
我实在冷得不行了才毅然决定做个模范妈妈,带头泡澡。
当我把脚伸进池子里,我已经感觉末梢神经的刺痛感了,太烫了,脚又太冰了,真是个痛苦的选择。如果温泉池子里没有人,我会坦荡荡地坐在池边泡一下脚,适应了温度再慢慢下去。可是池子里不仅仅有人,她们还在用余光偷瞄我。为了缩短这个尴尬的过程,我直接整个身体坐进了池子里工作交接表,同时不由自主地惊叫了出来,实在太烫了,身体泡进去的瞬间就红了。我一边喊叫着,还要一边跟五分说:“你看,妈妈都进来了。不是很烫,你也来吧。”
五分没有说话,只是用“你是不是当我傻”的表情看着我。
他一直光着蹲在池边,身上有水,皮肤冰凉。我赶紧接水给他冲身体,他一边扭捏着一边低头不说话。我庆幸五分比较懂事了,不会在温泉里随便跟陌生阿姨展开对话,也没有四处打量。
晏仔就不一样了,他爱在任何场合撩陌生阿姨,试过在滑雪场,有两个日本姑娘围着他跟他碎碎念日文讲了差不多十分钟。晏仔全程保持蜜汁微笑,完全控制不住他自己。
泡了大概三分钟我就已经受不了了,全身通红地站起来,再次大义凛然地先给五分穿好衣服,他虽然手脚冰凉,穿好衣服后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我们拖着木屐,咯吱咯吱地小碎步回到旅馆曾挚。
我问五分野温泉好不好玩,他说好玩,下次还要跟弟弟一起泡温泉嬉农记。我嘴上说着好的,内心却是一万个不愿意,带着俩泡温泉,仅仅是给他们穿衣服脱衣服的这个过程就足以让我精疲力尽醉倒在池边了,我们有缘下次再说吧。
野泽温泉我们住的旅馆叫中岛屋
Nakajimaya,在booking.com预定的
注意房间有分大小,预定的时候要写清楚人数因为价格会不一样。浴室是大浴场,房间有自带的洗手间。
服务很好,有自带的洗衣设施,前台的女将十分亲切,一家四口约3500一晚,推荐度9分。
猴子也爱泡温泉
滑雪一周以后我们有五天的修养时间,什么都不干,就是呆在旅馆里泡温泉。长野附近有个很酷的地名叫“地狱谷公园”,英文翻译很聪明地没有叫“Hell Valley”,而是翻译成了“Snow Monkey park”。顾名思义,这个地方会下雪,有猴子,词不达意的地方是,这个公园最出名的是猴子会泡温泉。
由于先生在滑雪的时候扭到了脚踝,他失去了行动能力。在我们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瘸了,只能一瘸一拐地走路。好消息是我们会连续修养五天再继续去白马村滑雪,他有足够的时间恢复。而坏消息是,这几天都需要我带着俩猴子行动了。
我们住去了地狱谷公园附近的一个小温泉乡,叫Yamanouchi(山内),来这里观光的旅客几乎都是冲着会泡温泉的猴子而来的。而我则自带俩猴子。
每个人都告诉我从入口进去,步行15-20分钟就能看到猴子了。而没有人说,这将是一条结了冰的小山路,路面非常滑,一不小心掉进山谷里就麻烦了。而我带着俩猴子去看猴子,我们整整走了半个多小时。我牵着老二,盯着老大,一步一滑地走到了公园售票处,简章激动得想哭。
我给他们在公园门口拍合照,顺手拍了一小段视频,我用兴奋地(装出来的)扯着嗓子问:“有没有看到猴子啊?”哥俩惯性回答:“有…” 随后不知道谁主动意识到假high是没意义的,话锋一转:“没有…”我拿着手机笑得腹肌颤抖。视频在下文里金大人的梦。

一个小tip是千万别穿Ugg Boots,不知道哪位把Ugg翻译成雪地靴。事实上Ugg既不防滑,也不防水,在这种结冰的路面很容易把膝盖摔碎。一定要买专业的防水防滑雪地靴pivix,如果没有,就务必要在公园入口处租防滑靴子。
我们去的时候没有下雪,连续几天的大晴天让公园里的积雪也都融化得差不多了。所以跟观光宣传图不太一样,我看到的有点像乱石滩般的一个小山谷。好消息是,猴子是千真万确的,而且有很多猴子。泡温泉也是真的,我亲眼目睹一家大小三只猴子惬意地泡在水池子里,只露出头,眼睛还微微眯着,太会享受了。但是我忍不住想,猴子们会用什么东西把毛发擦干,大冬天湿着在寒风里真的太冷了吧。

俩娃看到猴子简章开心得张牙舞爪,晏仔甚至想摸,被我连声制止了。我忍不住拍下他俩认真看猴子的背影,他们简直就是猴子本人。
而猴子们似乎根本不把小朋友放在眼里,比如说兄弟俩爬在一块石头上看猴子,不一会儿就会有几只猴子过来抢地盘。五分比较敏捷,他会立刻闪开,然后提醒弟弟快走。晏仔相对比较笨拙,好几次被猴子包围了他还站在石头上,逼得晏仔直跺脚:“你们走啊。”
我们在公园内呆了一个多小时,小小的一块地方,娃们上跳下窜玩儿得不亦乐乎,就差跟着猴子们往山上爬了。我看着他们心想,你俩就是猴子啊,还有什么好看的,求你们快回去旅馆让我好好躺着吧。
回去的路上前一秒钟两个还牵着手唱着歌,后一秒晏仔已经受不了了要睡觉要我抱抱,我跟他说:妈妈真的抱不动,你要不就自己在这儿睡觉,要不就坚强点自己走。
看他坚强地一边睡觉一边徒步,我心里也是很苦碧海红波,体验了一把单亲妈妈带娃旅行,我简直崩不住。只能祈求上天让先生的脚踝快点好起来。
温泉乡一拖二的温泉
Yamanouchi这个小小的温泉乡的组成是十道公众温泉,加上一两条小街道。街道的大小就是丽江古城那么大了,勉强能通过一辆车。有数得出来的几家餐厅,拉面馆,烤肉馆,中华餐厅…因为大部分温泉旅馆是提供早晚餐的,所以餐厅貌似只能在中午做生意。我们在温泉村的两晚,除了去看了一次猴子,就哪里都没有去,四个人围在暖桌旁盖着被子,开着电视,玩儿着手机,肆意地浪费时间。
恰好那两天雪下得很大,看着日式窗棂外漫天飘雪,竟然懒意倍增,下雪的天气就适合裹着被子围着暖炉无所事事啊。下午四点左右天就黑了,我们有懒洋洋地去泡温泉,准备吃旅馆准备的晚餐。
温泉旅馆的早餐晚餐都很丰富,而正是因为有用心给每一位客人准备餐饮,所以温泉旅馆的房费也是按照人数计价的。比如说一个人可能是1500块一晚,两个人就是3000,三个人就是4500。

当我们酒足饭饱后,我发现时间才晚上7:30,虽说出来的这几天把我熬夜的毛病彻底地改了,因为俩娃每天雷打不动地7:30就起床,我只能被迫跟着起来,到晚上根本熬不动夜,这大概也是皮肤变好的另一个原因,早睡早起+每天素颜+泡温泉。可不代表我要遵守晚上8:00就上床睡觉的老年人作息时间表。
我拍了拍大腿,换上高八度亢奋的嗓音问大家:“有谁想跟我去泡野温泉?”
不出我的意料,哥哥第一个响应了,晏仔犹豫了一秒,也很配合地发出欢呼:“yea,我要去泡野温泉。”
我知道他根本没有任何概念,等待他的是什么。
小朋友吵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我脑子简章无法思考了,说他们是噪音制造器一点都不过分,尤其是在安静而充满禅意的日式温泉旅馆里,他们简直是一场迷你摇滚演唱会。

又是一顿折腾,带俩洗澡沐浴更衣,换上了旅馆准备的儿童浴衣。好不容易换好衣服,带两只坐在玄关处,他们在开心地大声唱歌说话。
我正绞尽脑汁地让他们安静下来,好让我给他们穿上木屐。一个穿好了,另一个又逃走了,抓回来,他鞋子又踢掉了。我接近崩溃。
这时候很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
透过旅馆的玻璃门,我竟然看到路边有个人穿成了《千与千寻》里面无脸人的样子,带着那个面具,穿着一身黑袍子,就连驼背的幅度都一模一样的。
俩娃依旧在吵闹不停,我就地取材连忙跟他们说:“你们看,门外那个是谁啊?”这时候自动门很配合地打开了,两只定住了朝门外望去,空气凝固了几秒。还是五分率先反应过来:“哇,救命啊”,然后俩连忙找地方要躲起来了。
我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幕,回放给他他们看的时候,两只会在此处迸发出杠林般的笑声。
晏仔在去泡温泉的路上一直念叨:“妈妈我害怕”,为了防止他产生心理阴影,我又连忙解释叔叔是个好人,戴了面具而已。想着回家也许要让他们看一次《千与千寻》了。
野温泉温度依然很高,娃们能把脚放进去了,我这次坚持了四分钟,等我再次给他们穿好衣服我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走出温泉门口,五分说:“妈妈,你冒烟了。”
我何止是身体冒烟,很多时候我还能被他们俩气得冒烟。比如说当他们在充满禅意的和室里面发出摇滚乐团的噪音的时候,又比如说在看猴子的时候,学猴子在地面爬行。可他们俩在一起时候迸发出的杠铃笑声,能在平凡无奇的日子里带给我小小的彩虹。
小视频在此:


那天关灯后孩子们秒睡了,我担心晏仔会在半夜哭醒,结果他没有。
那天晚上大约十一点的时候,我听到了守夜人敲木板的声音,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发出来木鱼般的声响,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小街道。
那天晚上大雪飘了一整夜,而我再也无心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了,太累了,倒头就睡着了。
我一直想着想看看第二天晚上是否在十一点听到守夜人的敲钟声,可是我好像在他来之前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至天明。
Yamanaochi我们住的旅馆叫洗心馆
Senshinkan Matsuya,在booking.com预定的
我们入住的时期赶上日本的新年,旅馆价格翻了两倍。尽管预定了最大的房间,房间依然非常小,如果以原价我觉得还挺好,贵了两倍真的不划算。
服务还是地道的,毕竟处于温泉村。缺点是旅馆太旧了,房间没有洗手间,只能用公共的,带小朋友不方便。没有洗衣设施,我带着脏衣服只能打的去村里的洗衣房。
我们的房间约3500一晚,淡季便宜一半,推荐度7分。
白骨温泉
离开地狱谷后,我们去了一个更酷的地方,名字叫白骨温泉。我没有做什么攻略,导致我临时发现从旅馆A到旅馆B需要坐火车转巴士,并且巴士要开一个半小时。
这完全是场意外。我压根没有想过要去那么偏远的山区泡温泉,我只是信手在booking.com搜了一下评分高的温泉旅馆,结果就找到了这家,我根本没有仔细看地理位置。心想着不行就打的呗,结果被告知如果打的大约需要花费8万日元,相当于4800人民币。所以我们毅然决定坐火车转巴士。
温泉旅馆位于乘鞍高原,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很酷,在松本(Matsumoto)附近。我是坐在巴士上才发现我们的目的地旅馆在深山里的,有种错愕中带有一点惊喜的感觉亲亲特价。
巴士离开车站后就朝着远处的山脉驶去,松本市内一点积雪的迹象都没有。越往山里开,积雪就越深。当巴士到了山上某处休息站的时候,司机下车给轮胎套上了雪链才继续向前行使。休息站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而我们在旅馆门口下车的时候,我惊觉这里很像《情书》里的场景,深山老林,白雪茫茫。

我们住的旅馆大概是这次行程中我觉得最有特点的。因为它有一个大浴场是男女共浴的。
Check-In的时候,服务生讲了一口最蹩脚但是最有诚意的英文,他跟我们解释到这个共浴的温泉女士可以穿一件由旅馆提供的日本国歌,特制的袍子。而男宾只能全裸。
我当时错愕地指了指晏仔,问:“那他呢?”服务生面带微笑着说:“男孩子们也要全裸。”
图片中远处虚化的池子就是男女共浴的大浴场。

房间宽敞舒适,换上浴衣的晏仔开心到飞起。

哥哥开心到模糊。

吃的自然不在话下,餐具,用餐环境,味道,服务都是一流的。

孩子们也有专属的拖鞋,面包超人款,好可爱。
现在来说一下泡澡。白骨温泉除了可以男女共浴,它的另一特色是温泉水是白色的,乳白色透明状,有点像洗米水。据晏仔说,不好喝,有点咸。
旅馆的温泉池子size要比野泽温泉和山内温泉乡的大很多,五分都能把池子当成游泳池了。而水温也没有那么高,我可以舒舒服服地坐进去,不至于发出哀嚎,晏仔也能安心地泡在里面露出小脑袋。
户外温泉很赞,我们去的时候正在下大雪,我带着晏仔光着身子走到室外温泉区,我喊着快点快点就直接冲进温泉池子里了。
晏仔比较谨慎,他先用脚试探了一下水温,估计是前几天被烫怕了。随后才稳稳当当地把双脚都踏入水中。我们都只露出脑袋在水面上,看着雪花停留在头顶,再缓慢地被热气所融化掉。
晏仔:妈妈头上有雪。
我:Kyle头上也有雪。
过了半晌,隔了一道墙的另一边我听到“扑通”一声,随后传来五分跟他爸爸的声音。是他爸爸带着五分去了男宾的室外温泉。晏仔认出了哥哥的声音,他立刻开心地喊着“哥哥,哥哥”,五分在另一边积极回应着。两兄弟就这么隔着一道墙在雪地里一边泡澡一边聊天,若无旁人,极其自然。这一刻世界最远的距离就是,身为两兄弟,你在男宾,而我却在女宾。
晏仔跟我碎碎念:“男孩子不可以来女孩子这边的。”
我:“那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们在女宾)
晏:“我是女孩子啊。”
我:“不不不,你搞错了,你是男孩子..."
我相信,晏仔现在是真的理解什么是雪以及滑雪,什么是温泉和下雪泡温泉。希望他也能快点理解为什么他一个男儿身天之霸王,却曾经跟着妈妈在女孩子的池子泡了那么多天。

我们在这里呆了两天三夜,白天带他们出去打雪仗,中文睡很长的午觉,睡醒泡汤,吃饭,准备再次睡觉。
我接连下了几次决心,在浴场门口跟先生说我们这次一起去泡男女共浴的温泉吧。而最后接连几次放了先生鸽子,我无法坦荡荡地在陌生女人面前泡澡,更加无法跟陌生男人共浴。
直到临走的晚上,俩娃串通好了似的在哀求我想跟我一起泡澡。我想了想,觉得晚上能见度很低,加上温泉本身是白色的,我咬了咬牙,决心试一下。
共浴的温泉池也有着男女宾更衣室,方便你换衣服脱衣服,女宾更衣室内设有一种袍子,有点像帆布质地,确保下水不会变透明。我把这块步像浴巾一样横向围裹住身体,牵着光溜溜的晏仔准备进去池子里。
这才发现公共浴场的设计,很贴心地有个楼梯就在更衣室里面,你下两级台阶就可以把自己完全泡在水里只露出头来,走两步掀开一道帘子才是大浴场。这样就合理解决了裸体的问题,泡在白色的水里,根本看不见水下的身体。
我牵着晏仔走出了露天温泉池,晚上人不算多,零零星星地两三个人,男人。余超颖好在他们都很自觉地是半蹲着移动,出入更衣室都确保只露脑袋在水面,而不是站起来坦荡荡地走来走去。
事实上,站起来会很冷,毕竟是下雪天。
先生和五分从男宾入口漂向我们,会师成功,也算是圆了兄弟俩想跟我们一起泡汤的梦。
对于我来说又增添了一项经验值,男女混浴,完成。

打雪仗,哥哥:弟弟好玩儿。

白骨温泉住的旅馆叫Awanoyu,也是在booking.com预定的,评分很高。
旅馆唯一的缺点是偏远,需要从松本转巴士,一个半小时才到达。地点与世隔绝,如果你时间很赶,要观光景点,那么这里不合适。这里就适合慢悠悠地呆着,看雪景,发呆。
服务,环境,设施,满分。
我们一家四口约4500一晚。
白马神龙温泉
最后的一周我们在白马滑雪场,拳王的一家四口加入了我们的滑雪天团。两个弟弟天天手牵手一起去日托班,两个哥哥则一起去ski shool。我们大人就一趟一趟地滑雪,轮流接娃,空气中弥漫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气氛。
白马最出名的就是滑雪,你以为我们的温泉就此结束了吗?并没有,白马也有温泉,名字也是相当的酷,叫白马神龙温泉。
我和拳王两年前就曾在北海道洞爷湖温泉赤裸相对,而我们在过去的一年也无数次在健身房更衣室赤裸相对。习惯成自然,这次一起泡澡简直如同老乡见老乡般亲切。
唯一不同的是,当我们惬意地吹着头发,往脸上抹着护肤品的时候,我们已经能听到外面大堂传来五个娃(还有另一朋友的一家三口)在嬉笑打闹。我和拳王相视看了一下,心照不宣地假装听不到孩子们的噪音。让他们的爸爸崩溃久一点吧,他们也要学会坚强。
当妈不容易,尤其是想带着娃去看世界的妈,更是难上加难。滑雪的这两周又累又开心普陀鹅耳枥,我会分开写一下白马村滑雪的故事,详情请看下回分解。

心里要有光
新浪微博:Yo不是总监
公众号:Yo总监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