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热门搜索:
欢迎您,牛牧童 的忠实网友, ,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合肥晚报社电话【视频】- 诗词不在远方,就在外卖车上 雷海为-十点人物志

合肥晚报社电话【视频】- 诗词不在远方,就在外卖车上 雷海为-十点人物志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超过 86 人围观
【视频】| 诗词不在远方,就在外卖车上 雷海为-十点人物志

本文字数 5212 字 | 阅读时间 10 分钟
本文经“剥洋葱people”授权转载
ID:boyangcongpeople
海为就是《天龙八部》里那种扫地僧。他根本就不管江湖中的事,但是他一旦出手,就会震惊整个江湖。
4月4日晚上7点多,杭州。37岁的雷海为把当天的最后一单外卖送到顾客手上,骑车回到出租房,坐在客厅,打开了电视。
CCTV10,主持人董卿穿了一身红装笑盈盈出场,这天是《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的总决赛,10万余位报名者中筛选出的140多位选手,经过此前九场比赛的攻擂选拔,有5位进入决赛,他们将会在当晚的100分钟里角逐冠亚军。
不到8点,合租室友周思帅收工回家。他18岁,也是外卖小哥,在这间被布置成学生宿舍模样的两居室公寓里,十多个居住者都是同行葳蕤怎么读。
周思帅去厨房煮了面,然后端着碗坐在雷海为身旁,一起看电视。吃着吃着往电视上瞥了一眼,面条直接喷在地板上:“哎我去,那个人和你长得这么像呢?!”
直到这时,室友们才知道雷海为几个月前去录的节目是什么;几十分钟后,室友们才知道雷海为“会背那么多诗”,再然后,就是雷海为拿下了诗词大会的总冠军。
董卿宣布比赛结果时,周思帅吵着要和总冠军合影,雷海为一边洗脚一边嘟囔:“天天住在一起,还合影啊。”
去年9月大玩主之地殇,雷海为报名参加了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人民的贞子,经过海选、面试,11月到北京录制节目。两周后,他顶着总冠军的头衔回到杭州,遵守节目组的要求,绝口不提夺冠的消息,戴上头盔骑上车,继续送外卖。
今年3月开始,节目在央视播出,当“黑马”雷海为击败北大文学硕士彭敏,这个外卖小哥凭借脑袋里的诗词,走红了。

01
扫地僧
从4月5号开始,诗词达人雷海为火了,外卖小哥雷海为歇工了。
提示音响起来没完没了。原本用来接单、联系顾客的手机,一下子涌进来上千条消息吕丽君。电话短信,微博私信,微信留言元千岁,全是未读。有朋友送来祝福,有媒体约他采访,有公司邀请加盟,还有诗词爱好者慕名而来,找他探讨炼字和格律。
雷海为选择性地回复消息,这近乎用掉了他一天时间。晚上出门买菜,小区里的大妈也朝他喊“恭喜”。
雷海为意识到,这些天估计没空送外卖了。
起初,没有人料到冠军会被这个“一点都不起眼”的外卖小哥拿走,包括陈珏如。
陈珏如是雷海为在诗词大会认识的第一个人。去年11月,节目开始录制,见面会开始前,一百多位选手和家属聚集在酒店大厅里,三三两两闲聊。雷海为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没有什么存在感。
“是同袍(汉服爱好者之间的互称)吗?看你穿着马面裙。”雷海为问。
北方的冬天干冷,来自福建的陈珏如穿了红色长袄,外面套着黑色羽绒服。蓝色马面裙只露出膝下一截,还是被雷海为一眼认出。因为都喜欢汉服,由此加了对方的微信。
比赛开始后,陈珏如在第一场便从百人团胜出,上台攻擂,在后面的节目里,她几乎保持了一贯的气势,几次“杀”上擂台。相比之下,雷海为几乎没有吸引任何目光,陈珏如说:“前几期他都没有冲出来,然后也比较低调、比较内敛,不怎么说话,大家没有注意到他。”
初次登台是在比赛的第四场,1981年出生的雷海为穿着红夹克,他头发极短、稀疏,加之每天“风里来雨里去”,肤色较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成熟。生于1970年的嘉宾康震甚至猜测:“我觉得他应该比我大。”雷海为眨眨眼,没说话。
除了第四场的短暂现身,雷海为直到第九场重又站到舞台上,并且顺利进了决赛。

雷海为在第九场重新登上舞台。
决赛上和雷海为对决的是已连续成为三场擂主的“种子选手”彭敏——北京大学文学硕士,《诗刊》杂志编辑,《中国成语大会》总冠军,《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亚军。光看标签,外卖小哥雷海为黯淡了不少。
赛场上,雷海为话不多,表情也不多,垂着眼睛读题,然后用湖南味的普通话背出答案,嘴巴抿成一条线,带点微微的笑意。
网友说他:面若平湖,胸有激雷。
最后的冠军争夺赛以抢答形式进行,竞争对手把五指攥在了一起,雷海为依然面无表情地站着,一字一字背出答案,嘴巴依然抿成一条线。
第三题,根据线索说出词人外号,主持人尚未读完线索,雷海为便说出“贺梅子”三字。彭敏低头捂脸,董卿鼓掌,康震坐在嘉宾席上笑:“这个送外卖的小哥,他要干什么?小宇宙爆发了。”
在彭敏抢答失分三次、雷海为抢答得分两次后,后者拿下了《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的冠军。
彭敏评价他:“海为就是《天龙八部》里那种扫地僧。他根本就不管江湖中的事,但是他一旦出手,就会震惊整个江湖。”
02
命中注定的一个巧合
早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开播的时候,雷海为就上了心。“当时非常感兴趣,觉得它(诗词)既是我的爱好,又是我的特长,那我参加这么一场活动的话,肯定非常有意义。”
于是在第二季报了名,石沉大海;第三季继续报名,得偿所愿。
去年11月,节目录制完成,父亲雷长根打来电话,询问结果如何。雷海为讳莫如深,只说“到时看电视就知道了”。
节目开播后,远在湖南邵阳洞口县老家,雷长根夫妇每天守在电视前,从一百多个选手里找雷海为。连着三天看了三场,也不见儿子出场,雷长根心焦,又打电话:“海为啊,你是哪一场有比赛?”

雷海为在节目中背诵出了题目选项中的诗句全文。
电话里,儿子回答说:第四场。夫妇俩继续在屏幕前守着。那天雷海为从百人团里胜出,上台攻擂,一口气答完八道题,全对。可把雷长根开心坏了:“每看到他答对一题,我心里就一激动,蛮高兴骨瓜提取物,直流泪。”
没想到开心早了,因为抽到的题目太简单,正确率高但分数不高,雷海为败给运气,最终铩羽而归。
又遗憾又期待,继续往后看节目。依然是雷长根忍不住打电话:“海为啊,你是不是还有资格?”这次的答复是第九场。
在第九场争夺赛中,雷海为一路拿到118分,最后一题是单选:苏轼诗句“何当寄家书,黄耳定乃祖”描述的动物是什么?雷海为皱了皱眉,选择了“雁”。
荧幕外的雷长根夫妇急得直拍腿:“我们都想到了选狗,他怎么就选了大雁子呢?”
不过又是意料之外,虽然雷海为答错了题,分数依然是全场最高。千里之外的父母在电视前时哭时笑,到底把儿子盼进了决赛。
夺冠后,不断有媒体追问雷海为最早接触诗词的契机,一次次回到零零碎碎的记忆里,他最终把答案确定到小学一年级。
那时雷海为7岁,和所有少不更事的男孩子一样,贪玩爱闹,会偷偷藏起小姑妈婚礼时要穿的鞋子,会因为急着去喂屋子里的蚕宝宝而踢破房门。
父亲雷长根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读过高中,当过代课老师。因为喜欢古诗词,便也引导晚辈学习,毛笔着墨,把诗句用工整的小楷誊写到纸片上,贴在伙房(厨房)的墙上,逐字逐句读给儿子。小海为不懂诗中含义,但觉得好玩,也摇头晃脑跟着读。
雷长根记得,雷海为从小就有好记性,“带他读个三四遍,就会读了。”
中专毕业后,雷海为辗转在深圳、东莞、上海打工,最终决定留在杭州,2015年,他开始成为外卖小哥。他喜欢杭州的青山绿水,也偏爱那些随处可见的民乐和戏曲演奏会。一天,雷海为躺在出租屋的床上,背完两首新诗,一时兴起,决定回忆一下自己背过的第一首诗。想啊想,想起了贴在老屋伙房里的小纸片,工整的小楷写着:“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竟然是写杭州。
他有些感慨:“可能是命中注定的一个巧合。”
03
左手外卖,右手诗歌
如今百炼焚仙,四月春暖,正是江南好时节。杭州的花潮正盛,清风徐来,空气里有五颜六色的香甜。
雷海为住在朝晖八区,杭州市中心,向南不出几公里就到西子湖畔,向东则用不了多久便到钱塘江边。这是租房时特意挑选的位置,并非贪恋美景,而是因为市区人多,便于接单。
与美丽便捷对应的,是较高的房租。雷海为为了节省开支,和五六个工友共租一间房纷纷落在晨色里番外。每月支付700块,可以拥有一张床铺,以及公共的厨房、卫生间的使用权。
在《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上,雷海为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自我介绍:“我是外卖小哥,平时的工作就是送外卖。”事实上,比赛时背出的诗,很多是在送外卖的路上记到脑袋里的。左手外卖,右手诗歌,两不耽误。
每背过一首诗,雷海为会把题目写在纸上,然后拍照,保存在手机里。“心里有数,还可以反复拿出来背,不然过几个月一年之后,肯定忘记了很多。”这是他的“重复记忆法”,通常利用碎片化时间进行,比如等餐时,休息时,或是送餐等红灯时。在雷海为的上衣口袋里,始终揣着一本《唐诗三百首》。

送外卖的等餐和休息时间,雷海为用来温习背过的诗。
外卖小哥雷海为的工作时间,主要集中在上午十点半到下午两点半艾米加油,以及下午四点半到晚上八点半。空闲时间被割成三份,早上的闲暇用来做饭,下午和晚上则可以留出几个小时,专门用来背新诗。“看看写作背景,再看看字词注解,理解了就背下来了。”
对诗词的迷恋始自2004年。那之前,雷海为不经意在电视剧中听到了李白《侠客行》中的两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特别喜欢”川荣李奈,十多年后回忆起来,雷海为还是会加重语气,“有一种侠气在里面,让人热血沸腾的感觉,就像听到《男儿当自强》那首歌的旋律,有种马上想要干一番事业的冲动。”
于是,那段时间里雷海为一有空就往书店跑,专翻诗词类的书,翻了一年,可算在2004年找到了《侠客行》全文。
“那种喜悦,太高兴了,不知道怎么办,就是一定先把它背下来再说。”
他自学格律,研究炼字和韵脚,读诗,也写诗。想念友人,他写:“唯将心事付箫曲,以遣情怀解寂寥。”爬山兴起,则作七言:“只求游兴得心足,归时不待晚霞红。”
春节返乡,二舅找人给雷海为算命,先生说他“五行缺火”。雷海为想了想,给自己改了微信名:雷焱雄。“一仄一平,读起来顺口。”
到现在,雷海为列在纸上的诗题已经累积到了1071个,最早用来誊写的纸已经泛黄、撕裂,甚至看不清字迹。它们帮他打发掉了所有送外卖之余的闲暇时间,又把他推到央视舞台上,被看见,被赞许。

每背一首诗,雷海为会把题目写在纸上,如今已经列到了第1071首。
嘉宾蒙曼笑言:“这个舞台就是你的电动车,一路就闯过去!”
4号晚上,外卖小哥成为诗词大会的冠军,消息很快被发布到微博上。合肥晚报社电话评论里,有人感慨:“时人莫小池中水,浅处无妨有卧龙。”有人感叹“看到他夺冠,激动的头皮一麻!”也有人不以为意:“还是一个外卖哥,会很多诗词有什么用呢?”
“无用”的质疑很快遭到网友围攻,在大段大段的“反击”里夹着一条:“夏虫不可语冰。”
04
火焰
“我很高兴地宣布一个激动人心的结果,《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的冠军已经产生了,他就是,雷海为!”
董卿伸出左手指向雷海为时,网友逍遥子正靠在家里的沙发上,他忍不住跳起来挥了下拳,“就像看比赛进球了一样。”
节目前几期,他一心支持彭敏,后来看到外卖小哥雷海为杀了出来,他只希望后者夺冠:“对彭敏来说,这是一个荣誉,是锦上添花;但对外卖小哥来说边巴德吉,这可能是他生命的光亮,是雪中送炭。”
作为一个喜欢诗词的“工科狗”,逍遥子觉得,他在雷海为的身上找到了共鸣:无法与身边的人谈论诗词,以及不被理解、不被看好的孤独。“古诗词对我,对他,就是暗淡无光、枯燥无味生活里的火焰。”
雷海为本人倒很少提及孤独感,“在诗词中寻找到慰藉和寄托,就很满足。”
在室友周思帅眼中,雷海为“不喜欢开玩笑也不喜欢说话,有时候看到他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说啥,就像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活着。”他管这个大他17岁、不打游戏也不发表情包的人叫“大叔”,合租的几个月里,两个人交流不多,最常说的是“今天怎么样,(送外卖情况)好不好”。

雷海为在送外卖狂暴龙卷风。
参加完《中国诗词大会》,最让雷海为感动的不是夺冠的瞬间婉嫔,而是第九场成为擂主、拥有决赛资格的那一刻。他一次次向不同媒体讲起“被潮水包围”的感觉:“所有选手都站起来鼓掌,真的就好像自己夜晚站在海边听潮一样,我把目光从百人团扫过去,每个人都特别激动,特别真诚。”
当时陈珏如正站在百人团中,哭得稀里哗啦。她替雷海为开心,在她看来,诗词大会的意义被凸显出来了:“大家都是普通人,没有任何的流量,大家在这里竞技,完全就是凭着自己的知识储备,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对诗词的热爱和努力去展现自己,没有任何的界限,没有任何的等级。海为哥哥胜出的时候,我觉得这一点意义特别明显,因为他没有受过高等的教育,他比我们的起点都要低,但是他可以心态这么平和,这么坚持着走下来,当时真的是百感交集。”
几天前,陈珏如和朋友去看电影《头号玩家》,当现实生活中身份各异的人们进入游戏世界,她觉得电影桥段简直和参加诗词大会的经历一模一样。“大家在各自的群体里面可能都有一点点小奇葩,可能身边没有拥有共同爱好的,没有人跟你谈诗词,但进入到游戏里,里面的人都有共同的爱好,都为了共同的目标去努力将门淑媛,暂时可以忘记这个世界的烦恼,所以每个人都特别珍惜这种感觉。”
如今,游戏结束,大家回到自己的现实角色中。陈珏如继续当她的公务员,雷海为继续送他的外卖。录节目时组建的选手群依然在活跃,河珠熙大家会在偶遇一首好诗后发到群里,分享给诗友。
不过,对雷海为而言,有些欢喜是不需也无法与人分享的,他依然在背诗,把诗们贪婪地装到脑袋里,就像把珍馐吃到嘴里,把珍宝收入囊中,“拥有”本身就是一种满足感。
但更大更深的惊喜,单单拥有是不够的,他更享受在某个瞬间穿越时空,与古人相遇。
印象最深的是在2017年年初,雷海为去参加杭州的汉服年会,茶馆里全部都是古木建筑,古筝、古琴、舞蹈,渐次出现在舞台上,音乐响起亡灵幻境,然后被掌声包围,声波一浪一浪,撞到雷海为耳朵里。

雷海为参加汉服活动。
彼时家人都在催他离开杭州,去离家更近的广东打工,“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活动了,可能以后再也不会回杭州了。”
晚上七点多,活动结束,雷海为走出茶馆,迎面撞上白花花的月亮挂在东天——
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雷海为觉得,自己这才真的懂了杜甫这首诗。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王小波 |曾国藩|黄渤|陈鸿宇|钟扬|丁磊|清明特刊|袁枚|斯皮尔伯格|伍尔夫|张国荣|赵立新|武大靖|陈睿|阿加莎·克里斯蒂|周一围|海子|陈坤|黑泽明|朱天心|金士杰|郑毓秀|刘强东|南怀瑾|李敖|梅婷|李嘉诚|撒贝宁|霍金|朱亚文|王小川|金庸|俞飞鸿|吴宓|妇女节 × 淡豹|马尔克斯|加里·奥德曼|叶兆言|张二冬|段永平|张译|张锦秋|陈衡哲|翟天临|李书福|陆游|田沁鑫|黄景瑜|许知远|林超贤|朴树|麦家|徐霞客|许荣茂|吴秀波|费孝通(二)|费孝通(一)|河森堡|春夏|柳宗元|余世存|雷佳音|埃隆·马斯克|巩俐|饶宗颐|石黑一雄|柳云龙|《如果国宝会说话》× 徐欢|惠英红|黄执中|程璧|宜家 × 瓦尔·坎普拉德|贾樟柯|老狼|窦文涛|林奕含|茅侃侃|李清照|何香凝|刘若英|季羡林|莫言|纳兰性德|汪曾祺|《红楼梦》× 探春|毕淑敏|黄晓明|章子怡|林真理子|村上春树|波伏娃|苏东坡|蒋勋|王小波|阿城|三毛|王朔|刘震云|贾平凹|冯唐|李宗盛|黄轩|六神磊磊|蒋方舟|梁鸿|《芳华》× 苗苗|陈凯歌|吴晓波|高晓松|木心|钱钟书|陆天明|沈从文|严歌苓|余光中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