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热门搜索:
欢迎您,牛牧童 的忠实网友, ,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君海游戏【视频】- 想做广东“开心麻花” 准备演到英国 深圳“土著”创首个粤语话剧团-广州日报人物在线

君海游戏【视频】- 想做广东“开心麻花” 准备演到英国 深圳“土著”创首个粤语话剧团-广州日报人物在线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超过 58 人围观
【视频】| 想做广东“开心麻花” 准备演到英国 深圳“土著”创首个粤语话剧团-广州日报人物在线


8月16日,两部粤语话剧《马桶大爆炸》和《市井之徒》即将在深圳演出。这几天,话剧团创始人陈祈充正忙着为自己的话剧做推广,因为太忙,他的说话声音变得很沙哑。刘钰佳
“5年前,我身边还有很多人说粤语,但现在,我感到身边会说粤语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连我的粤语水平都退化了。”28岁的陈祈充有着粤语情怀,两年前,他辞掉了薪酬优厚的工作,带着7人团队成立了广东首个粤语话剧团。两年来,他的粤语话剧团已经从起初的籍籍无名到如今在全广东都小有名气,每年可以演出40场,甚至还获得了到英国演出的机会。
陈祈充说,今年内,他的话剧团要在广州设立分部,他的目标就是做广东的“开心麻花”。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宋昕航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延

陈祈充讲述他的粤语话剧情怀。
作为土生土长的深圳人,毕业于深圳大学表演专业的陈祈充对两件事情有独钟:一是说粤语,二是演话剧。

陈祈充
1
为城市保留些本土气息
陈祈充说,自己小时候是看着TVB电视剧、听着香港流行音乐长大的。但他上大一时却发现,身边还在说粤语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随着深圳的不断开放,同学基本上都讲普通话,快毕业时,他突然发现,自己有时候会突然想不起来某个粤语的词该怎么说,“我希望城市能保留一点本土的气息,否则就真的太遗憾了。”
于是,他就想通过话剧这种方式来推广粤语,让深圳更多人对粤语感兴趣,力所能及地推广粤语文化。
出生于1989年的陈祈充毕业于深圳大学表演系。在校期间,多次担任话剧男主角的他,拒绝了不少出演影视作品的机会。大学毕业后,他先后换了多个工作,先在电视台做编导,负责一档娱乐节目;之后考进了当地区委宣传部,成为公务员;再后来又去了香港话剧团工作了一年,从香港回来后,又入职某大型国企,担任一个儿童剧场项目的总导演,项目经过几年的运营,总票房已累积达到3000万元。
尽管工资待遇都还相当不错,但过于模式化的工作让陈祈充渐渐变得很苦恼。因为在他看来,搞话剧应该有创造力和激情,而商业化运作下的话剧更多是重复。“当一个演出还没搬上舞台,可能还需要做很多创作。但那些已经搬上舞台,商业化模式成功运作后的话剧罗迦陵,我就不需要创作了。说白了,就是机械重复和原地踏步。而我又是那种喜欢折腾的人,所以就有了辞职创办粤语话剧团的念头渴望城市1。”
陈祈充记得,2015年8月,自己从这家国企离职,准备组建粤语话剧团时,包括父母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表示反对。第一,是害怕没有观众,当时整个广东都没有一个粤语话剧团;第二,广东省话剧团曾有粤语分部,但十年前就已取消,原因就是因为没有市豆汁记场,省话剧团都做不下去,一个民间话剧团很难生存;第三,话剧在深圳还处于起步阶段,处于绝对洼地,做起来更难;第四,深圳的话剧团80%都亏损,更不用说粤语话剧团。

陈祈充在出席一个话剧沙龙
2
建粤语话剧团只为情怀
但陈祈充还是说干就干了,他担任话剧团团长,最开始想取名叫“癫癫巴士”,寓意是只要大家想玩舞台剧,对粤语文化感兴趣,想疯、想玩、想表演,就可以一起玩。不必是专业演员,无论是白领、打工仔还是大老板,都可以一起玩,希望大家一起“疯癫”起来。但是“癫”字笔画有些复杂君海游戏,所以品牌推广时也会受影响,于是他选了个同音字,变成现在的“甸甸巴士”,听上去也很可爱,遇到这辆“巴士”,任何一站的乘客随时都可以上车,跟“巴士”一起疯癫起来。
刚一开始创业镇平天气预报,他曾处于极度焦虑中风流小医仙,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还要每天在外物色话剧演员匡志均。别的人招不来,他首先想到了自己在深圳大学的师弟师妹,先找他们做演员。但一个剧团必须要有一些专职人员,包括文案、编剧、销售、财务、公关、导演,加上他,一共7个人。因为妹妹在星海音乐学院学习演艺管理,他还把妹妹也找来给自己帮手躺着的爱情。
一开始的几个月,话剧团一直是坐吃山空,因为没有合适的剧本,没有合适的表演机会,就没有票房妮可妮可妮,只能持续“烧钱”。那段时间星海猎人,为了筹集费用,他甚至投入股市,期望能有所斩获,但没想到却跌了大跟头,一年亏损近70万元。
“说实话,搞粤语话剧团纯粹是一种粤语情怀,要赚钱的话,谁来搞话剧团啊。”陈祈充说,从去年开始,话剧团的演出机会才多了起来,一年差不多能演40场,除了能养活6名剧团工作人员,去年还有十多万元盈余。不过,话剧团还一直没有签约演员,基本还是哪部戏需要演员了,临时从过往合作过的演员中找人来演。现在,和他固定合作的演员有50多位。
“从长远来看,我当然希望能有自己的签约演员,但签约后你要能提供足够的演出机会,才能养活他。但现在看来还有难度。”

《马桶大爆炸》剧照
3
首次演出前曾非常迷茫
在陈祈充看来,首要的困难是如何确保一部话剧不亏本。根据过去的经历,每部话剧的成本在15万至35万元间,包括场地、运输成本、音乐制作、服装、海报制作、舞美、编剧、演员排练费、演出费等,演员演一场至少要500元,排练一次150元周芳竹,每部话剧从推出到在演出至少要一个月,复杂的甚至需要3个月。如果最后不能获得观众认可,那么,所有的成本都要由他自己来买单。
“我做梦都在想怎么让观众来剧院看我们的话剧。”但他坦言, 总体上看,国内话剧的“蛋糕”并不大,但他的剧组却依然有很多人愿意加入进来,因为大家有着共同的愿望,那就是传承粤语文化。
为拿出精彩的剧本,陈祈充改编了曾获香港舞台剧年度十大最受欢迎剧目的《爆·蛹》手卷烟丝,该剧目以深圳城中村白石洲为样本,描写外乡人来深圳打拼的喜怒哀乐,陈祈充将粤语文化融入其中,创作出首部粤语话剧剧本《马桶大爆炸》。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2015年9月《马桶大爆炸》彩排的那个月,他连续一个月每天睡眠不足5小时,压力最大的时候,他完全无法入睡。为制作宣传海报,陈祈充零基础自学PS,熬了两个晚上,终于有了成品。由于预算有限,为降低成本,陈祈充几乎联系了所有结识的关系人,挨个上门拜访,不厌其烦地向对方讲述自己的理想和计划,希望能得到对方经费和宣传上的支持,“就差给人下跪了。”
更大的困难是说服观众迈进他的剧场。很现实的情况是,深圳是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外来人口超过1400万。陈祈充了解到,在深圳这千万人口中,会讲粤语的估计仅200万人恒星兼职网。当今社会,话剧本身就是小众的演出,如果不能在首次演出就顺利吸引观众,后期的推广将会面临更大的阻力上校的千金妻。陈祈充心里完全没有把握,加上身边人的质疑声,他一度感到非常迷夜店大话骰茫。

陈祈充的目标是成为广东的“开心麻花”
4
话剧将在英国巡演
所幸的是,陈祈充的筹备和奔走没有白费。在这个过程中,陈祈充也认识了很多好朋友踢出个未来,他们非常支持陈祈充的想法,帮他做了很多宣传。两个月后的首演,上座率超过七成,远远超出预期。演出那天,谢幕时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陈祈充感动得热泪盈眶。
陈祈充接下来又自编自导了另外一部穿越剧《掌柜在吗》。这部喜剧三年前曾在上海首演,但“笑果”一般,他又对这部剧做了改编,改名为《掌柜在此》。两部戏的普通话、粤语版本同时上演,他用普通话版本的收入来补贴粤语话剧的创作,他还带着这部话剧参加了今年4月在深圳举行的第四届城市戏剧节。
目前,这部话剧已被英国皇家宫廷剧院挑中作为中英两国交流剧目,接下来会到英国巡演。
如今,陈祈充的话剧团已经小有名气,剧团人数不断壮大,粉丝量不断增加,作品也在不断地推陈出新。他的话剧一般在不超过600人的小剧场表演。 票价大概150元至380元,首演一般就能赚回一半的本钱,若剧本好,还能获得政府每场戏2万元的补贴。
随着陈祈充的剧团名气越来越大,有投资人看好话剧团的潜在价值,纷纷提出注资,但均被陈祈充拒绝了。他觉得,剧团成立的初衷是推出具有本土特色并能紧扣深圳人心灵的作品,给观众带来快乐,以高质量的话剧作品推广粤语文化,如果过早地被商业化运作可能会影响剧团的初衷。
5
广州“笑果”特别好 观众懂我们
陈祈充表示,他的偶像是周星驰。在他看来,周星驰的表演把生活中的苦闷与压抑放大到了电影中,而他所要做的,也是利用用话剧把城市、生活、语言呈现到舞台上。他也希望通过自己的方式向偶像致敬,因此他的话剧经常会出现一些黑色幽默。
对于粤语话剧团,陈祈充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话剧中,人物有的讲普通话的也有讲粤语,因此听不懂粤语的人也可以来看,观众如果想学习粤语,或是对粤语文化感兴趣,大可以来观赏。这两年,陈祈充感到,“身边人越来越多地讲粤语了”。
陈祈充的目标是立足深圳,未来要渗透到广州、珠海、佛山、江门等粤语人群较多的城市,他的话剧团广州分部预计年内就会成立。陈祈充说,广州的文化氛围与观众群体都是很成熟的,他的剧团之前曾到广州演出过,一些粤语话剧的笑点,深圳可能只有一半人能会心一笑,但在广州演出,则是哄堂大笑,“每次去广州演就觉得很感动,他们懂我们。”
陈祈充的目标是今村美穂,用三到五年时间在华南地区做成有影响力的话剧品牌,进而再拓展至全国市场,成为真正像“开心麻花”那样在全国都有影响力的话剧团。
广州日报机动记者部出品
编辑:李华
投稿、转载合作等请联系gzrbjdjzb@163.com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