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热门搜索:
欢迎您,牛牧童 的忠实网友, ,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和婠婠同居的日子【视频】- 第448团,1979年突围散记 橡树-流浪的橡树

和婠婠同居的日子【视频】- 第448团,1979年突围散记 橡树-流浪的橡树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超过 68 人围观
【视频】| 第448团,1979年突围散记 橡树-流浪的橡树


杨虎城将军被逮捕始末
双十二,侧目一瞥张学良
侵华日军大队,战力超过国军一个师?
重庆的解放碑的故事——抗战往事钓沉
诗人穆旦,和他的抗战
抗战中,最后的税警总团
彭雪枫与汤恩伯
2018年,湮灭在“乱坟山”的抗战记忆
川军抗战:淞沪会战,屹立如山
在抗战大背景下,再看淞沪会战
我的团长我的团:罗芳珪与抗战第一团
娱乐解读:西安双十二
刘峙,“飞”将军?“猪”将军?
国军那些“草包”和“饭桶”的将军们
胡宗南在抗战前后

文前的话:
这是一段尘封的往事,这是一段谁也不愿意提及,而谁也无法忘却的往事。
近一年多,我一直潜身在几位老哥的老兵群里,看他们淡淡述说家常,述说儿女。这样的群和任何聊生活、聊岁月的群并没有两样。
只是,偶尔他们有新找的战友入群了,就是另外一番沸腾的景象。他们说起昨天,说起死里逃生的血战,说起相濡以沫的苦渡,说起长眠异乡的战友,最后,微信群一片流泪的表情里陷入寂静。
旁观如我,相信他们在那一刻,就算天各一方,想起旧事时定然已是潸然泪下。
兹以此文,问好我认识的各位第448团参战老兄。
1979年2月17日拂晓前,北京西山对越作战最高指挥部一声令下,在广西和云南两个方向上,千门大炮急袭越南边境及纵深。
随后,战争开始了。
战争持续到次月,中国军队以100多个建制团,分为东线、西线两个集群,多采取大兵团穿插、钳击攻势,把战线推进越南境内2、30公里。
1979年3月6日,谅山战役结束。
至此,中国军队相继攻占了越南北方边境重地高平、同登、凉山、老街、柑塘、沙巴等地。在作战地图上,基本完成了“惩戒”作战之战略目的。
谅山战役前后,越军紧锣密鼓部署由柬埔寨调兵回国,在河内以北至沙巴、至高平、至谅山各线,越军主力师番号陆续出现。
是日,中越主力尚未脱离交火,前线尚在激战,中国权威新闻机构便向世界发布了总撤退消息。
越南北部山地丛林地形极端不利于传统的大兵团作战——中国军队大兵团摆开的阵势在地图上看似一丝不苟,但在现场,部队被高山激流切割,战线散乱。
具体到作战部队上,很多团、营、连级战术单位正在复杂地形、地貌、植被环境下执行作战任务,更为分散。
是以,当越军通过新华社广播,很快得悉中国军队总撤退命令消息的同时,中国军队正在执行任务的战术单位,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得悉这一重要的消息。
越军以王牌师第308、第354师沿河内向北防御部署,便以其主力第301、第304、第312、第320、第325、第31师迅速向北展开机动,欲图顺势追击。
此刻,中国军队才结束谅山战役,并没有预备完备的撤退方案。各军、师、团、营忙着在战区的茫茫丛林、大山里收拢部队,可谓仓促。
一进一退,战区风险与变数大增。
也就在这天,在第50军工作组和第150师师指指挥下,齐装满员的第150师之第448、第449、第450团奉命由宁明、明江一带集结地,经广西水口关,出境前往高平以西战区。
该师按照广州军区前指命令,归属第41军统一指挥,进至高平以西波列、朗登、通农、玛班一带,清剿残敌、搜剿越军仓库物资、查找友军失散人员和烈士遗体。
高平天域神器,是东部集群的次要战场。
高平地区至河内道路崎岖难行,交通十分不便。战略价值不如老街战场和谅山战场。同时,高平多山、丘陵,植被茂密,战区地理封闭独成体系,非常不利大兵团展开作战。
是以,中国军队在战争前期以大兵团穿插、突击、占领高平地区。随后,越军则依靠地利,化整为零,以游击、狙击和伏击展开山地战。两军战法不一,各打各法,和婠婠同居的日子双方战损均颇惨烈。
此后,中国军队西部集群在向谅山发起攻击的同时,也以重兵在高平反复拉网扫荡。在3月6日中国宣布总撤退时,中国军队虽然控制高平,但是,围绕后勤线伏击与反伏击的作战几乎没有停歇。
崇山峻岭,植被茂密,双方部队胶着、接敌于此,高平态势非常复杂。
3月7日,第448团由高平西出,沿3号B公路到达朗登地区。
此后,该团以第2营占据朗登附近公路两侧高地,做防御展开。以1、3营和449、450团在朗登以北地区100平方公里战区,开始了对越军游击分队的搜索、清剿。
这天,中国军队全军已经开始向北实施总撤退。而越军因为事先在中国新闻得知撤军计划,得以迅速调整作战计划,以河内以北的第301师、304师、306师等王牌野战军大胆尾追。
多年后,老兵们在回忆那次总撤退,感慨各不相同。
有的感到撤军轻松,尤其对回归国门受到热烈欢迎那瞬间的无限光荣,至今难以忘怀。
有的感到撤军沿途执行爆炸、破坏任务,甚至奔袭清剿沿途残余越南军,军务繁忙。
而我认识或者知道的第448团参战老兵,往往在回忆撤军时,总是述说着弹尽粮绝后的孤军拼杀,为当年的绝望,为当年阵亡、长眠异乡的战友万般感伤,无尽唏嘘。
3月9日,高平地区各部开始撤退。某师前指在指挥部队撤退时,遭遇越军高射机枪火力急袭。一位副师长阵亡。
10日,中国军队高平战区主力陆续在高平完成集结、收拢、向东撤退老公尝鲜期。
晚间易彤破壁机,第41军前指命令在高平以西第150师,停止向西进攻,以3天时间,冉少平向北清剿波列、班英、灵黄地域残敌,在14日,从平孟方向回撤入境。

此刻,第50军工作组和第150师指在撤退决策上,出现分歧。
工作组执意走地势险峻、地形复杂的前第121师穿插、攻击路线。第150师决意原路返回,规避战场风险。
担任工作组长的第50军一位副军长认为,第150师另择北路,可以在撤军师顺势清剿、搜剿越军“残敌”和仓库,争取更大战果。
僵持不下,工作组和第150师指决定向军指挥所发电,请示决策。
得悉情况,第40军军指可能顾忌同级的第50军工作组意见,于是转电报广州军区前指请示决策。
然而不死邪魂,在没得到命令时,第150师已经开始行动了。
工作组向第150师各部下达了各自收拢部队的回撤命令。命令要求,已在朗登北侧的第450团继续向北清剿回撤。在高平西南的第449团北清剿回撤。
处于中国军队向西最前方的第448团,则被要求由班英地区向北经天丰岭险要地带,沿途清剿回撤。
第448团是在1979年中越战争前夕,才由乙种野战部队迅速扩军进入战时状态的作战团。该团下辖3个步兵营、1个炮连、1个重枪连,全团约2500余人。
当时,该团自团长以下全团官兵,在入越之前并没有实战经验。同时,该团使用地图为法国早年测绘调查图,误差极大。
最为现实的是,该团作为第150师主力团,自3月7日开始投入战场,数次激战,到撤退前夜,官兵体力疲惫,粮弹等也并没有得到过补充。
让第448团官兵们难以忘怀的苦难,便在这道命令之后开始了。
在1979年中越战争中,第41军和第42军钳击高平,击溃越军第346师。这一表面胜利的背后,其实早就预埋危机。
越军第346师是一个经济单位和空架子师。战争一开始,该师有限的兵力化整为零后,频繁以游击、狙击、伏击来纠缠、抵抗。
越军一触即溃,只能展开小规模的游击、狙击、伏击作战,这让中国军队指挥员们产生错觉,他们不认为这些小规模“残敌”的战力,有对大兵团部队产生威胁的战力。
在凉山战役前后,越军大规模由柬埔寨调动10多个主力师部署在河内以北,并且蠢蠢欲动。这一重要的情报在当时也被高级指挥员们忽视。
事实上,1979年中越战争中,中国军队攻占高平,不过控制主要的点、线。
正是越军小分队频繁袭扰,使得中国军队在发起凉山战役的同时,并没有完成由高平向南,对河内门户太原形成军势威压的战略、战役目的。
反而,越军仅以一个空架子师和若干地方武装,牵制、消耗着2个主力军的宝贵战力,将高平战局引入更复杂的态势。
客观而言,在军事角度上,高平作战在战术、战役上,都不算是成功的作战。
高平复杂的态势,加剧了第448团的战场风险。而第50军工作组等指挥官及第448团并没有认识到袭来的战场风险,这就使得风险彻底放大成后来战场的灾难。
撤军当天的晚间,第448团开始爆破交通线,焚烧销毁多余物资。爆炸连连,火光冲天,这一切都在对越军明示:第448团准备撤退。
这时,在高平繁杂态势下凸出中国军队战线的第448团,很可能已经成为执意追击,正在寻找战机的越军的目标。
11日清晨,第448团兵分平行的两路,开始步行撤退。
该团前指,率第2营、团直属队一部及尖兵分队为第一梯队,沿班英西侧小路向北搜索前进;该团指率1营、3营在班英东侧走大路北撤。
接近中午,第448团前指一部在繁杂地形、植被的路线艰难行军不过3公里。
在高平西南约40余公里,路过一个村庄前面的一条水坝时,裸露在水坝上正在行军的第448团前指一部,遭遇到来自多个方向的猛烈火力急袭。
很多官兵尚未反应便中弹倒地。猝不及防下,战斗开始了。
当时,越军控制着村庄四周主要制高点,居高临下,于茂密植被隐蔽中,以火力断阻第448团前指一部运动。在猛烈火力急袭中,缺乏战场经验第448团官兵阵脚大乱。
首战之初,越军火力突袭第448团前指一部主力第2营而放过的尖兵分队。随即,第448团尖兵班十来人顺势抢占了村庄后面一个次要山头,大大减轻了被伏击主力的压力。
由此可见,以尖刀班尚且一鼓作气攻下越军的一个制高点,可见越军每处制高点的伏兵并不算多。
山地丛林作战,配属自动火器,预备射击诸元,以逸待劳,以暗制明,必然就占据了战场主动。

越军正是凭借谙熟山地作战,是以抢得战场全面优势。
一战之下,第448团第2营伤亡惨重,元气大伤,士气大挫。
部队虽然就地四散隐蔽,但已然落入越军火力包围之中。态势危急,官兵缺乏战场经验,显得慌乱,第448团前指在向第448团团指报告战况之外,同样也是毫无主张。
山地丛林作战,确实不是人多枪多炮多就稳操胜券。
何况,第448团前指一部遇到的,并非原高平战区被打散的越军游击分队。
就在第448团团指和第150师前指、第50军工作组电报往来,在救援和自行突围犹豫不决间,越军不断以火力袭击,压制着尖兵分队和第2营。
然而,战斗到这个时候,中越两军对山地丛林战的生疏、熟悉区别,更为明显影响着两军的有效战斗。当时,第448团官兵除却偶尔发现零星的越军官兵之外,在多次以连、排规模的往来冲杀中,却没有发现越军伏兵主力。
因为没有发现和明确越军主要伏兵,既无法向上级清楚报告战况,贸然突围也存在很大风险。
既不敢冒风险突围,被伏击的部队也就只能滞留原地,在被动,迷糊,焦躁,不安中等待援兵。
等到夜间22时,还是没有等来师、团准确的援兵消息。于是,第448团前指只能下决心,以侦察排为尖兵,搜索前进,连夜向北突围。
急行军到次日清晨,第448团前指到达朗庄南侧的一条狭窄的山谷里。
这时,对山地丛林战完全陌生的第448团前指错误判断,夜间行军比较安全,不宜白天贸然行军——其实也就在他们突围的这一夜,越军斥候一直尾随。
此刻,沿朗庄一带的诸多高地,越军调动增援兵力,对已经遭遇重大挫折的第448团前指一部,再次部署、完成了以隐蔽火力为主的包围圈。
就在越军调动的几乎同时,第448团前指派出的尖兵分队爬上山顶丁晓君,即已发现了越军正在部署。
然而,他们即没有有效的通讯工具报告,而此刻的第448团前指为了隐蔽前进,也是已经实施了无线电静默。
藏身山谷,无疑,在山地丛林战中完全自处绝地!
越军占据山谷两端高地鬼四忌,居高临下,向第448团前指一部发起猛烈火力急袭。
山势险峻,丛林密闭利于藏兵、伏击,山谷拘谨,只能被动挨打。
自认隐蔽相对安全的山谷的第448团前指一部,在突然遇袭下,顿时处于越军火力完全压制态势,被动挨打之余,根本无法还手。
越军以高射机枪、轻重机枪为主实施火力急袭下,第448团前指主要指挥官们非死即伤。天黑混战,第2营指挥官也不知去向,山谷一片混乱。
枪声持续到傍晚后慢慢稀疏下来,战场寂静。
这时,参战的老兵们这才发现,除却偶尔看到一、二个越军身影,也只有越军的喊话声,幽灵一般飘荡在山谷。

越军当年的参战老兵。都在慢慢老去。
在这场让第448团老兵们刻骨铭心的激战中,越军伏击部队在山地丛林埋伏,几乎隐身不出——到底被多少越军伏击,被什么番号的越军伏击,直到现在,参战老兵们各说不一,全然心中无数。
到12日夜间,饥渴交加、疲劳不堪的官兵三五成群,四散潜入密林。至此,仅少部第448团前指一部少数散兵集结在朗庄以北一个山头上之外,其余第2营等部队就此完全溃散。
战后,有资料认为,是高平战区越军第346师第851团实施了朗庄伏击战。
然而,在1979年12月20日,越南对第346师第851团等单位授勋,其中,对该团并无提及朗庄伏击战。当然,在我国资料上,在高平被歼灭的越军第346师,似乎也不准确。
其实,越军第346师在战争期间,已经处于分散态势。要在中国军队拉网扫荡中,迅速集结精锐伏击第448团,显然有心无力。
在中越战争后期,中国军队并没有完全控制和破坏太原至高平的公路线。在10日左右,即有断后部队发现了越军坦克部队推进。
此外,当时中越两军比较,越军拥有大量美、苏运输机和直升机。尤其越军由柬埔寨回调部队,更是多有机降作战经验。
就此可见,敢于尾随第448团撤退,并且多次主动设伏第448团前指一部的越军,断不可能是高平分散了的部队。
反之李佩甄,扼守太原一带的越军第304或320师,都可能实施机降,以1个或数个加强营,组织快速作战分队实施这次伏击。
总之,在第150师负责掩护高平全军撤退,第448团负责掩护第150师撤退的态势下,中越两军在高平西南的较量,已经处于敌强我弱的局面。
然而,无论第40军前指,或者第50军工作组和第150师,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局势会突然变得如此凶险。
12日傍晚,第448团前指个别溃军与第448团主力会和,第448团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

然而,为解救被围部队,第50军工作组和第150师师指继续争而不决。延时到晚上,第448团这才鼓起勇气,决定以2个加强连前往战场接应被围部队。
这支由团副参谋长带队的这支营救分队,在夜晚踏上第448团前指一部的老路,仓促间,结果自然是毫无悬念的重蹈覆辙。
天色黑暗,敌情不明。这两个连在那嘎以北的一个山垭,便遭遇越军火力层层阻击。
很快,越军阻击火力变成了突击火力。
越军伏兵少于露头,他们占据道路两侧有利地形,利用茂密植被和夜色的掩护,以提前设置好的射击诸元,猛烈袭击小路和主要目标地。
野战、夜战、山地战,再加上措手不及,两个连的援军连越军影子都没发现,便在黑暗中,面对茂密的植被,陷入被动挨打的绝境。
如没有战场经验,便不会知道这是如何的绝境。
越军布防、火力位置、距离一概不知,两个连的援军在密集火力袭击下,只得在乱石灌木之间隐蔽,小心翼翼匍匐前进。
任何稍微大点的声响,都会暴露目标引来更密集的火力急袭。很快,这支本来承担救援友军任务的部队便在陷入绝境。
由此分析,第448团前指一部残部尚在朗庄山谷激战,越军再在那嘎山垭设伏第448团两个加强连,可见,越军于朗庄至那嘎一线伏兵大约在1个加强营左右。
靠着谙熟山地丛林作战,凭借隐蔽在崇山峻岭和茂密植被中,越军以火力可以对第448团被围两支部队造成致命性打击。而此刻第448团愣在原地,却再也没有了临危应对。
在朗庄山谷和那嘎山垭,在伏击中幸存的第448团官兵就此开始了自生自灭的战斗。
在那嘎山垭方向,第448团救援队集中余部冲锋突围数次,伤亡惨重,一直被越军以猛烈火力,死死困在原地。
多次突围失败,营救分队的两个连残部已经弹尽粮绝,为保全官兵生命,领队军官在绝境中决定选择投降。是时,带队援救分队的该团副参谋长也被俘虏。
13日以后,被围在朗庄一带的第448团前指一部建制全部被打乱。14日,该部临时指挥所接到命令,要求该部在东线最后撤军日3月15日,完成突围和救援部队会和。
天黑之后,激战3天,饥渴交加,疲惫不堪的第448团剩余数百官兵此刻再无战斗能力。他们只能抱着冲出一个算一个的信念陆月生,在越军猛烈的活力拦阻中,开始分散行动,一拥而上,向东方突围。
越军虽然火力猛烈,但要在数十公里复杂地形的战场,完全围歼被包围6、700人的分散突围,却也有心无力龙科忆。
官兵们在枪林弹雨中倒下,也在枪林弹雨中破围而出。
中越战争进入收官,高平传来第448团一部被围、残败的消息,西线集群上下震惊。从14日至16日,广州军区前指直接指挥第150师、第122师、第121师等部队派出救援队,向朗庄、那嘎一线搜索前进。
这时,越军主力及装甲部队也由太原向高平推进前夫滚开。于是,很多救援部队并没有完全展开,便只得撤退。
16日,救援停止雷石东,第150师第449、第450团北上至安乐地区回国。第448团仅团部和1、3营4个步兵连随第121师主力撤退,过高平在安乐地区集结后回国。
为援救被围第448团前指一部,东线原定3月15日全部撤军完毕,也就推延至16日中午12时。
1979年3月16日,中越战争在书面上结束了,新闻宣布中国军队完成了全军撤退,在越南境内,再无一兵一卒。
而此时的第448团突围的散兵,依旧在饥饿、困乏、恐惧中,在退往祖国的方向上继续战斗着。
他们早已弹尽粮绝,或者孤身一人,或者三五成群,在敌国境内,一路小心翼翼,昼伏夜出。饥渴难熬,便就着山泉、稻田的水,咽下野菜、野草、芭蕉。
沿途,绵绵不断的突发战斗,野菜中毒,虫蛰蛇咬,他们有的黯然倒下,有的则幸运得逃生天。
——很多人知道1979年的中越战争,但确实不算知道第448团最后突围的官兵们的辛酸。

一位老哥说看上去他是他的战友,不过,这确实是让人触动的歌声。
多年以后,一位曾经参战的原448团老兵对我无限感慨说:
当时,我和几位老乡突围,路上忍饥挨饿,在密林中小心翼翼向回国的方向前进。如是不小心踩碎一枝枯枝,大家都是心惊肉跳。
到现在这么多年了,偶尔散步踩到枯枝,噼啪一声,我还是心惊肉跳,还是要想起战死在他乡的战友。
我相信他说的话。
战争那么多年了,我相信他说的是真实的,因为我知道,他经历了六十年风雨,唯有1979年3月,才是他生命中最永恒的主题。
后记:
直到1979年4月之后,都有第448团突围的官兵历经九死一生,断断续续爬涉回归祖国。
据战后不完全统计,第448团在洞朗、那嘎被围,有超过320余人在战地阵亡、失踪。
(写作不易,感谢朋友支持。有转发我作品朋友,请注明加微信zhuerduo1222)
往期荐文:

汤恩伯及汤军团抗战系列文稿(点击可见)
纪念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文稿(点击可见)
阿尔巴尼亚,曾经的诗和远方
川军打“国仗”,川人不可磨灭的荣耀
« 上一篇 下一篇 »